杂文笔记

    返回首页    发表留言
本文作者:李德强
          浪子回头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浪子回头,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意思。其实,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本来想给它起另外一个名字,叫:“老来失节,不如老妓从良”。但是,想来想去还是起一个正常一点的名字比较好,毕竟我不是一个标题党。

        我曾经说过,我的大学四年时间都献给了电脑游戏和小酒桌,大学里很多课程只是为了应试,背的背,抄的抄,考试一过就完全抛在脑后,从来都不认为这些课程有用。参加工作之后首先对大学里的专业课更是抵触,觉得工作上靠的是经验和技巧,跟当初的课程拉不上半点关系。于是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四五年时间。在工作的这几年时间里我不能说是完全在浪费时间,而是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学习工具使用上,比如我做JavaWeb开发,就去学很多关于这方面的开发框架,比如Spring、Struts、Hibernate、Ibatis等等,很幼稚的觉得学会并使用这些开始框架之后就可以快速成长为一个编程高手,可以轻松应对各种开发需求。后来又接触到比较流行的微服务框架和大数据框架等等。又在这个所谓“技术快速更新”的时代,各式各样的“技术”不断诞生或淘汰,我早已被这些技术搞的焦头烂额,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赶不上技术的更新速度。但是对知识的好奇与兴趣使我没有在技术的浪潮中迷失自我,偶然间,一个简单的问题让我理解了这一切的关键。

        我还记得在2012年秋季的一个的早上,我突然冒出了一个疑问,执行的代码函数是以什么方式在内存中存放的呢?当然,学过汇编的朋友可以很轻松的回答这一个问题。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大学的课程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半点也想不起来了。于是我买了一本王爽老师编写的《汇编语言》,从头学了起来,想弄明白程序到底是什么,它在内存中如何存放,如何执行。没想到这一学,我就走上了学习这条无尽之路。在学习汇编程序时,不但明白了程序在计算机中是如何存放的、如何执行的,还对计算机的处理器、内存、总线、外存以及输入输出设备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一次的自我学习十分重要,因为从本质上讲这不是为了应试的学习,而自己对问题本质的主动求知。这一次我仔细学习了书上每一个章节内容,并认真动手完成书上的每一个例子和课后习题,当学习完这本书之后,我可以体会知识在我大脑里的真正充实感。明白了程序的本质之后对工作上很多程序的问题心里就变的有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出在什么地方的问题现在看来非常简单,以前往往要花好长时间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几乎几分钟就解决了。

        在《汇编语言》的最后,有一道程序设计题目,基于Intel 8086 CPU的计算机在BIOS程序执行完成之后会载入存储设备中的引导程序载内存中的0x7c00位置上,并使CPU从此处开始执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引导程序,题目是手动编写一个引导程序,并实现简单的人机交互功能。我对这个题目此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没有将程序定位在一个简单的系统引导程序上,而是想自己做一个真正的操作系统程序,于是我又去自己学习《计算机体系结构》、《计算机操作系统》、《C语言程序设计》和《数据结构》的相关课程,并找了Linux0.12版的内核源码,边学边做,花了两年时间,一点一滴的实现了一个真正的32位、多任务、多用户的操作系统内核程序。这个过程即痛苦又快乐,往往一个小问题一两个月都无法解决,一旦解决之后就兴奋不已。学习过程并不枯燥,反而很快乐,因为我是真正的从学以自用的角度出发,真正的想要学习知识,并想将其应用到实际当中去。

        再后来我加入了一个智能机器人俱乐部,开始学习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知识,并设计出一架由树莓派做飞行控制器的多旋翼无人机。在此期间,我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理论学习上,学习重新学习《高等数学》、《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线性代数》、《机器学习》等课程上。我学习的这些内容都是大学里的专业课程,在大学读书时没有好好学,然而现在我终于明白这些课程的重要,当我重新学习了这些课程之后,在工作中几乎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我不再沉迷于那些所谓的开发框架和所谓新的“技术”,这些不过是为了让简化模式化开发的工具,学习这些工具本身实际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技术含量,就像学会查字典的人不一定是文学大师一样。而从根本上学习计算机原理和程序设计理论,会让我们对软件程序有深入的理解和认识,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有了这些理论支撑,编程就不在一件枯燥、乏味甚至痛苦的事情了,为我们的程序中注入灵魂,一切将变的如此简单、美好。

        最后回到我们在文章开始时提及的话题,大学四年和工作的前几年,我一直在迷失自己,现在想想非常的后悔,后悔没有好好的努力学习,把大把的时间都浪费在了玩乐和无用的事情上。但后来,我终于让自己重新走上正路,这十年光阴不会白白浪费,它让我时刻反省自己,警示自己:要抓紧时间努力,踏踏实实的学习,工作。我已经输掉了我的过去,但一定要赢回我的未来。还是那句话——老来失节,不如老妓从良。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1楼  光军  于 2017年10月17日09:12:11 发表
 
声妓晚景从良,半世之烟花无碍; 贞妇白头失守,一生之清苦俱非。

做人只看后半截。

引自《菜根谭》

实情确实如此,却让人感到感慨无奈。
  看不清?点击刷新

 

  Copyright © 2015-2018 问渠网 辽ICP备150132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