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笔记

    返回首页    发表留言
本文作者:李德强
          理论与实践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理论与实践的距离。其实,这样说好像不太对头,我应该说很多人对待理论与实践的态度就好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一样。

        首先我们来看看理论到底是什么,我们从最开始上学时就学习这样或那样的理论,例如加减乘除四则运算法则、9x9乘法表、三角公式、方程根公式等等。虽然学习与考试时我们做了无数这样或那样的应用题,但我相信,多数人在工作时不会用到这些理论,也不会接触到这些实际的问题,遇到问大家常常都是拿来主义,看看别人有没有遇到过类似问题,或者使用现成的工具和办法去解决。能够自己从理论出发到解决实际问题的人少之又少,多数人学习的理论变成死理论,不会用,不会解,日久年深之后,这些理论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还有一些人,喜欢做学习一些理论知识,喜欢学习一些技术理论,但却缺乏实践经验。但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问题是他们学习了这些理论之后,就自以为自己在这方面已经成为了高手。其实,这一类人只是在纸上谈兵,与人讨论时夸夸其谈,真正让他们去动手实践时,他们就无用武之地了。

        还是用些发生在我身上的小事来谈谈这类人,在几年前,我自己开发了一套类Unit操作系统内核,虽然算不上呕心沥血,但也占用了我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整个开发过程大概有近两年时间,从最底层的引导程序到内核程序,再到多任务、多用户调度算法,再到外壳shell程序都是我独立开发完成的。当然我的内核程序参考了Linux内核程序。与很多人聊天,谈及此处时,我自己认为这是我写的一个非常不错和软件程序,从中也学习到了很多知识。但一些朋友却嗤之以鼻,他们对我说:“操作系统内核吗?其实挺简单,我也读过这方面的资料和理论,其实没有太多难的,引导程序无非这样这样,调度程序无非那样那样,内存分页无非如此如此……”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辩论的人,我只喜欢把自己的观点讲出来,至于别人的观点与我不同,我也不想把时间放在无谓的争论上,但我心里总是会笑着说:“你认为简单吗?那你自己动手做一个试试。”

        事实上,理论方面的书籍我也一直在学,而我从来不会放弃实践,我认为从理论到实践需要走很长很长一段路,并不会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们深深觉得捡到一本武林秘籍就会成为绝世高手,自恃读过几本书就以为自己对这些技术了如指掌,上班工作几年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理论知识我也学,实践工作我也去做,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从理论到实践的过程更是艰难的过程,在实际手动去做的过程中会遇到无数的实际问题,利用自己的思想去解决这些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过程,在之前我做的树莓派四旋翼无人机时,常常因为一个小问题而导致非常严重的问题,一套串级PID反馈控制理解我学习了很久,并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实际应用中去理解它们的作用和使用方法,而一些朋友对我说:“PID调参吗?简单的很,我想到一个自动调整PID参数的办法,如果当前结果优于上次结果,则PID参数减小,否则PID参数增加,这样就可以自动稳定。”这位朋友的想法简直让我无言以对,他连PID一共有几个参数,每一个参数都是什么作用都搞不清楚就敢提出这样的调参理论,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勇气。

        我给自己起过一个外号,叫作“井底怪蛙”,就是想时刻提醒自己,永远不要自满,永远不要小看别人的成果。一个看似很简单的东西,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辛勤的汗水和努力,很多事情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千万别成为一个眼高手低、纸上谈兵的人。理论与实践的距离很远,远到我们足以付出一辈子的努力,所以,请不要小看身边的每一个人。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看不清?点击刷新

 

  Copyright © 2015-2018 问渠网 辽ICP备150132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