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笔记

    返回首页    发表留言
本文作者:李德强
          技术就是钱
 
 

        《大染房》观后感之:技术就是钱

        济南宏巨印染厂的老板陈寿亭多年来一直是在染单色布,而他想进军花布市场,然而他虽然有印花布的机器却没有能够印出花布的技术工人。于是他想要和上海六合纺织印染厂的林祥容一起合伙,林祥容出技术,陈寿亭出钱。但是林祥容把合作的条件一再提高,从要两成份子、三年期限,提高到四成份子、五年期限。这样苛刻的条件,陈寿亭还是答应了,他说:“四成就四成,五年就五年!现在技术就是钱啊,没有人家的技术,咱也挣不来钱!

        当陈寿亭去上海想要与林祥容会面商谈合伙的事时,林祥容一再担心陈寿亭得到技术之后,在花布市场上会对自己的花布市场造成威胁,于是一再推脱不肯与陈寿亭见面。他不但不与陈寿亭会谈,而且连面都不见,只让手下一个普通的年轻工人小何,请陈寿亭到一个小巷里随便吃一点。陈寿亭与小何聊天,在得知了六合厂里的工人工资水平并不高之后,明白了六合厂在技术方面虽然有很大优势,但上层领导根本不重视技术工人,工人的工资都很低,最好的三个印花技工工资也不高,于是他毅然决定不再与林祥容合作,而转为花高价请上海的高级印花工人到自己的工厂工作。

        陈寿亭这样说:“林祥容一凉咱啊,咱算省大发了。我一个月的工资顶他一年的,我就不信我请不动人!我非把六合厂里的技术工作挖空了不可!”他让手下人在上海最大的三家报馆登广告说:“我们自己出钱,让技术工人们坐火车去济南试工,每人先给十块大洋当作见面礼。到了济南后,如果试工不合适,每人再给五十块大洋。”于是他不但挖走了上海很多优秀的技术工人还把原来在六合厂的那三个最好的技工也挖到了自己的厂里。后来六合厂的林祥容想让秘书利用私下关系把那三个最好的技术工人再挖回来。秘书说:“陈寿亭给他们的薪水特别的高,恐怕挖不过来啊。”林祥容却不以为然的说:“陈寿亭那是在胡搞!技工根本不值那么多钱嘛!他当初用人的时候可以给那高,现在大概老早就降下来了。

        我们可以看到,两位大企业的领导人对待技术工人的态度截然相反。林祥容觉得技术其实不值钱,不需要高价聘请技工。而陈寿亭则认为:技术就是钱。没有技术也就挣不到钱。“一个企业对待技术的态度决定了它的路能够走多远。现在很多人都觉得技术不值钱,商务才是一个企业能够发展的主要因素。一个企业从上到下,没人重视技术,没人看得起技术工人。年轻人参加工作三、五年之后就开始转入管理。上层领导觉得能用商务手段接揽项目才是最重要的。但往往是项目拿到了,却总是做不好。常常不能按期交工,拖了三、五个月之后项目虽然交付了,但质量低的无法想象。大家从来不在自身技术上找原因,总是抱怨,工期太短、需求变更、人员调动、资金不足……这些其实都不是问题的本质。

        商务固然重要,但技术也不容忽视。就像金庸先生的小说《笑傲江湖》里内功与剑术偏重问题一样:气宗重气,讲究以气驭剑;而剑宗重剑,讲究剑法如神。而身在剑宗的风清扬却是剑气双修,在他眼里没有所谓的气、剑之分,两者浑然一体。回到我们的企业价值观中,可以这样理解:商务与技术就像一个企业的两条腿,少了哪一个都不能前行。把商务做好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多的工程项目,而做好技术可以让项目做的保质保量。如果工程做的一塌糊涂,我想客户也不会傻到一直花大钱买垃圾。只有把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做到最好,才会让更多的客户愿意与企业合作。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1楼  光军  于 2017年10月12日08:59:26 发表
 
人员岗位的标准化和资源分配的合理性确实需要花点时间研究。

但问题是,

目前所谓的技术者,又有几个是有真才实学的?

很多都是各种学校机构量产出来的。

商务这块,最核心的目标是拿下订单,这是可量化的业绩,也是企业血液的唯一来源。

而技术这块,却很难找出什么量化标准,因为我们不是在做操作系统或数据库产品,

没有这几个技术者,就干不出来。

目前反而是,技术上可以这么做,也可以那么做,都可以做到,细节上略有不同。

该如何在企业中

体现和衡量优秀技术者的价值呢?是编码效率高?还是BUG少?还是解决了别人

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块课题很大,我觉得可以再细化讨论。
#2楼  李德强  于 2017年10月12日09:17:55 发表
 
光军朋友对这快理解很透彻啊,技术的量化真是不好定标准。
  看不清?点击刷新

 

  Copyright © 2015-2018 问渠网 辽ICP备150132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