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笔记

    返回首页    发表留言
本文作者:李德强
          从叙利亚战火到黄驹式经典
 
 

        我从来都不谈政治与军事,但近来叙利亚战火备受全球关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战争,我也想简单的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于一个我这样的读书人来讲,除了奋笔疾书之外我想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呼吁和平。

        有一位老师讲:“‘武’字怎么写?‘止’ ‘戈’ 则为 ‘武’ 。只有手里握着武器的人才可能谈及和平,国为他可以用武器来发动战争,也可以用武器带来和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说自己热爱和平简直就是可笑。”其实,我并不觉得对普通人来讲和平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明朝东林书院有一幅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或许很多人正在为某某名星的私生活烦恼,也被全国热播的娱乐节目笑的前仰后合,你总是抱怨老板天天找你小茬,也天天为彩票开奖所失神……但是,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无数在战火中支离破碎的家庭,还有刚刚降生就被夺走的生命。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各个角落都有流着泪水的孤儿,也有失去孩子的母亲……

        记得金庸先生的书中曾经有这样一段话,当有人用仇恨与利益向大辽国南院大王萧峰说想要挑起辽宋战争时,萧峰上前一步,昂然道:“你可曾见过边关之上、宋辽相互仇杀的惨状?可曾见过宋人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宋辽之间好容易罢兵数十年,倘若刀兵再起,契丹铁骑侵入南朝,你可知将有多少宋人惨遭横死?多少辽人死于非命?”他说到这里,想起当日雁门关外宋兵和辽兵相互打草谷的残酷情状,越说越响,又道:“兵凶战危,世间岂有必胜之事?大宋兵多财足,只须有一二名将,率兵奋战,大辽、吐蕃联手,未必便能取胜。咱们打一个血流成河,尸骨如山,欲让你慕容氏来乘机兴复燕国,我对大辽尽忠报国,是在保土安民,而不是为了一己的荣华富贵,因而杀人取地、建功立业。”。每每读到这里,不禁对金庸笔下的萧峰由衷的钦佩。

        生活中,我很喜欢听黄家驹的歌曲,每当有朋友问我:“都什么年代了,还听这么老的歌?”我都不难以对答,放眼看去,乐坛歌曲无数,不能说是千篇一律的情歌,可也差不多了,歌词中除了那些“爱你、爱我、失恋、分手……”这些陈词烂调之外很少有人来谈什么“努力、拼搏、进取、向上、理想、和平”。我喜欢听黄家驹的歌曲也是因为他的歌曲里有很多对人生的思考与态度。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黄家驹就开始呼吁大家关注和平,我们可以在《Amani》中听到他对非洲战火中的儿童的关爱,在《光辉岁月》中我们可以听到他呼吁人们消除种族歧视相互关爱,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歌曲《和平与爱》、《大地》、《长城》……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看不清?点击刷新

 

  Copyright © 2015-2018 问渠网 辽ICP备15013245号